导航关于我们产品中心企业文化资讯中心加入元旭产品展示发展战略人才招聘

张伟︱小报里面有“富矿

出处:本站 责任编辑: 时间:2018-11-05 [ ] 查看全部评论

  上海是中国“小报”的发源地,自1897年6月第一张小报《游戏报》创刊,到1952年11月《亦报》的停办,前后存续达五十余年。小报一问世,就秉承“记大报所不记,言大报所不言”的宗旨,尽可能远离政治,将视角下移,大量刊登社会新闻,专述市井小事,从衣食住行到吃喝玩乐,将市民百姓的开门七件事一网打尽。小报“自由”、“消闲”的特性,反而让它的销售量远高于一般“板起面孔做文章”的大报,在上海市民的文化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同时,在利润的驱动下,也造成小报从业者良莠不齐,办报格调高低不均的状态。小报的老板和主笔,既有洋场名士、文学作家、编辑记者,也有喜欢舞文弄墨的医生、律师、商人等等。有些小报,注重社会责任,洁身自好,作风正派;而有些则专挖名人隐私,打压同行,宣扬低俗,以拍马舔痔为能事。小报的庸俗浮夸,低级趣味,也成为在历史上屡被查禁的一个原因。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立报》《辛报》的崛起,给小报界吹入了一股新风,其对时事政治的重视和副刊新文艺化的革新,与以往小报相比均有所变化,给人以格局更新的感觉。尤其是1937年上海“八一三”事变以后,以《救亡日报》为代表的一批小报,秉承办报与救亡图存相结合的方针,给民众传递了坚持抗战,绝不当亡国奴的信心,书写了小报界光辉的一页。

  抗战胜利后,上海社会局颁布公告:凡沦陷时期的各类报刊一律停刊,同时令沪上欲办刊的报社重作出版登记。1945年11月17日,一种逢周六出版的小型周刊在上海报摊悄然出现,其十二开本的新颖版式,立刻引起一贯喜新厌旧的上海人的关注,而雅俗共赏的版面风格,和传统小报既有几分相像,却又和以往小报的格调有所不同,成为阅报者的“抢手货”。 主办这份名叫《海风》周刊的,正是海派小报的代表人物唐大郎和龚之方。《海风》的一炮打响,让仿效者蜂拥而起。有的已经发行的期刊,立即改版,仿其方形外观;有的连刊名也一并仿制,如《海涛》《海晶》《海星》《海光》《海声》等等。人们很快将这一类形制的期刊称为“方型周刊”,又因其在上海发源并主要在沪出版,故又称“海派方型周刊”。它们可谓是当时上海的另类小报。

  《海风》的特色,受到过夏衍等人的影响。夏衍当时在《世界晨报》上开辟“蚯蚓眼”栏目,所发文章都针砭时弊,且短小精悍,妙语警句传诵一时。唐大郎“天天读‘蚯蚓眼’,击节称赏了几个月”,表示“这些文章,都是加重小型报本身分量,及提高小型报水准最好的材料,好在它是短小,所以合符小型报的风格”。《海风》走的正是“蚯蚓眼”式的道路,它标榜的“说真话,敢批评,针对社会现状,为老百姓作喉舌”的办刊特色,受到老百姓热捧,读者群迅速扩大到大江南北。但随着《海风》的畅销,跟风而起的“方型周刊”鱼龙混杂,很多甚至以色情庸俗作卖点,故很快遭到当局“一窝端”的查禁。这种“一扫帚打杀十八只蟑螂”的野蛮做法让《海风》无端受累,唐大郎悲愤控诉:“我是方型周报的发行人之一,因为没有造过谣,也没有用色情来戕害过读者,向来无愧于心。……遗憾是力争上游的结果,遭受到一网打尽的取缔,早知如此,我们也会色情,也会造谣,在当时乐得昧一昧良心,多销几本,纵然发不了财,至少不至于赔出肉里钱来。”

  其实,《海风》遭禁的真正原因还是它刊发的那些抨击时局的文字,唐大郎的真情流露正代表了小报界当时的艰难处境。1949年后,唐大郎、龚之方、冯亦代等人在时任上海市委宣传部长夏衍的支持下,创办《亦报》和《大报》,吸收了小报界的很多人加入,也延续了传统小报的最后一线月,《亦报》停刊(在此之前,《大报》已与《亦报》合并),随后由《新民报》晚刊改刊的《新民晚报》,开启了上海小报的新阵营。

  上海是中国新闻界的重镇,尤其在晚清民国时期,几乎撑起了新闻界的半壁江山,而这半壁“江山”,其实是由大报和小报共同打造而成的,大报的庙堂气象、党派博弈与小报的江湖地气、民间纷争,两者合一才组成了完整的社会面貌,要洞察社会的大局,缺大报不可,欲了解民间的心声,少小报也不成。大报的“滔滔江水”和小报的“涓涓细流”, 汇合起来才是完整的、有着丰富细节的“江天一景”。可以说,少了这一泓“涓涓流淌的鲜活泉水”,我们的新闻史就是残缺不全的。一些重视小报、认真查阅的研究者,已经先行一步尝到甜头,写出了不少充满新意、富有特色的学术论文。小报里面有“富矿”,这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的共识。以往大家对小报重视不够,这不仅反映在思想观念上,各大文博机构甚至连一份比较完整的小报目录都拿不出来,基础不稳,建造的大厦难免倾斜,这直接导致了学术研究的缺陷。现在正是补课的时候。

  上海大学博物馆以打造海派文化为特色,平时尤其重视包括电影、戏剧、新闻、美术等在内的海派文化藏品的征集,在同类博物馆中堪称翘楚。如他们馆藏的上海小报,数量巨大,品种丰富,时间跨度涵盖晚清民国,其中既有被誉为小报鼻祖的《游戏报》及其同时期的《笑林报》《采风报》等清末著名小报,也有创刊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福尔摩斯》《罗宾汉》《金刚钻》等一批最有代表性的民国主流小报,更有被新闻史界视为“新派小报”的《辛报》《立报》《铁报》《救亡日报》《世界晨报》等;而且其中的创刊号占到了近十分之一,并且还拥有《申报》《新闻报》《大公报》和《字林西报》《大陆报》《密勒氏评论报》《自由论坛报》等中外主流大报。这批报纸的收藏,使上海大学博物馆今后既能为学校师生的学习研究提供服务,也使博物馆今后在筹备各类综合展和专题展时显得游刃有余,如虎添翼,为博物馆多元化服务社会奠定了扎实基础。

  现在,毕业于上海大学的郭骥、黄薇两位年轻研究人员,以上海大学博物馆的这部分馆藏为基础,编选了这本《近代上海小报图录》,选录近现代上海地区出版的小报达八十种,每种皆附有实物图影,辅以详实的解读文字,一册在手,犹如拥有了一本上海小报的简明辞典,对了解上海小报的发展历史和其在新闻史上的地位影响,以及随着社会发展而导致的业态变迁,均能有所裨益,可以说是对目前新闻史写作的一个很好补充。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导读

    无相关信息

专题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6-2018 乐橙国际平台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g22.com,Template designed by 乐橙国际平台